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34岁,我从体制内辞职了,裸辞

婚姻 时间:2018-09-12 浏览:
在不断变化和迭代的当下,体制内的工作还和以前一样吗?那些选择跳出体制的人做了正确的决定吗?我认为真正的勇者不是狼狈地逃脱,而是转身过上不一样的生活。

2018年7月20日,我拿回了护照和港澳台通行证,交回了单位的门禁卡和钥匙,还了在单位图书馆借的书,领到了离证明……这一天,我在金融系统的业生涯正式终结。离开单位,意味着我也离开了体制,从此变成一个自由人,一个今后每走一步路都要完完全全学会自我负责、自我承担的创业者。

离职的想法,其实早在一年前就已经产生,但那只是一个“种子想法”,我不敢轻易付诸实践。是啊,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父母身体开始变差,孩子正是要操心和花大钱的时候,而我又是一个单亲妈妈,家里家外都得靠我一个人扛,想要迈出这一步当真不容易。更何况,我所供职的单位、所从事的职业,在外人看来还是挺值得艳羡的。迈出辞职这一步,我足足做了一年多的心理建设,也纠结了将近一年多的时间。

我迟迟做不出这个决定,一方面是因为害怕未知的未来,另一方面也是不舍得放弃目前拥有的一切。在纠结要不要辞职的阶段,我爸形容我对这份工作的心态:“捏在手里是骨头,松开了是块肉。”所有在体制内待过的人,在面临要不要辞职这个问题时,估计都会有类似的心态。

从大学毕业后,我就进入体制内工作,到今天已13年。在这13年里,我完成了从学生到社会人的蜕变,从一个不敢正眼看领导的新手变成了一个敢于在电梯里调侃boss的老将,从一个接到任务时抓耳挠腮、不知所措的“愣头青”变成一个能独当一面的业务能手。

金融系统也是一个金字塔,而我们处于金字塔尖的那一层,拥有相对比较高的社会地位、收入和相对比较好的发展前景(与一直呆在一线的苦逼基层员工相比)。这份工作不能保我大富大贵,但能保我衣食无忧,让我供得起楼买得起车养得起娃生得起(小)病,但它也存在很多令我感到压抑甚至是痛苦的问题。简而言之,就是:体制内的好,它有;体制内的病,它也有。

我不想列举老东家存在的种种弊病,是因为我觉得一个人若是“端了饭碗喊爹,放下筷子骂娘”,终究是一件为人所不齿的故事。有些病,是体制通病,不是哪一家单位独有的问题。而我选择离开,也不是“老东家”哪儿不好,而是我身处其中,再看不到“能成长得更好的自己”。

02

马云说:“员工的离职原因很多,只有两点最真实:钱,没给到位;心,委屈了。这些归根到底就一条:干得不爽。”马云说话,向来一针见血,但这只是比较笼统的说法。事实上,很多人选择辞职并不一定是因为钱,也不一定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我之前也有的同事辞职,是因为家庭原因,需要回家照顾病人;而我选择辞职,是因为这份工作再让我学不到新东西、看不到新的可能、得不到新的成长。

也许很多人会说:“在体制内,你混一混,一辈子也就过去了,反正单位给你的收入恒定不变,你可以偷偷降低自己的劳动强度,拉低自己的工作质量,装装忙,磨磨洋工。钱照拿,活少干,谁也不会把你开了。”我回答:“我就不是能混日子的。让我混日子比让我努力工作更让我难受。”没办法,我是天生的劳碌命。就连离职前一个星期,我依然在各种忙,生怕因为自己一个疏忽,让某项工作“收鞘”得不够漂亮。别人对我有怎样的评价,我无所谓,但不管做什么事,我都想先过了自己这一关。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份工作产生倦怠的呢?已经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越往后,我越怀疑自己,越是对这份工作失去耐心,甚至开始牢骚满腹。我喜欢创意类工作,但在体制内,那些新奇的想法、创意几无施展的空间。更多的时候,时间、精力被淹没在日复一日琐碎的事务性工作中,而这些事务性工作有时并不能产生什么价值,反而会造成人力、财力的浪费。这样的浪费,有时真的会让你感到心疼、肉疼,所以有时我也会自我调侃:我想我是太热爱这份工作了,才会因那些无意义的浪费、消耗而感到痛苦。不然这是何苦呢?反正浪费掉的不是我兜里的钱。

某一天,我忽然觉得:这种状态,不正跟我离婚之前一模一样吗?对那个人(那份工作)不满意,对现状和前景不满意,却不敢付出行动做出改变,只是没玩没了地抱怨。这样下去,我只会成为一个怨妇,一个负能量发射体,一个彻头彻尾的懦夫和loser。既然离婚并没有让我坠入沼泽,反而让我获得了新生,为何我还那么害怕辞职?

去年,单位进行了一轮比较大的人事改革(裁员分流),很多跟我相处多年的同事被分流到各个地市。虽然我不属于被分流对象,但这事儿对我的心理影响比较大。一个朋友听我说起这事儿,感慨了一句:“连你们这样稳定的单位都会裁员,说明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铁饭碗啊。”

当时,这个朋友也刚刚瞒着父母从体制内辞职,开了一家餐馆,起早贪黑干得热火朝天。我回答她:“这世界上本就没有稳定这回事。金融业躺着赚钱的日子早结束了,未来可能还会迎来更多的变革。真正的稳定不是找个看起来稳定的单位呆着,而是炼就自己离开哪个单位都能活下去的技能。洪水来袭的时候,最让人产生安全感的,不是一棵看起来难以被洪水撼动的树,而是你的自救技能。”朋友问我:“那你辞不辞职?如果你做得委屈的话,我建议你辞。”我说:“我再想想。”

讲真,那时我真的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在体制内13年,委屈当然是有的。最后一次跟同事一起去外省出差,我们自费租了一辆车从一个海滨城市开到了会议地点。我负责开车,开错了好几个路口,本该一个半小时走完的车程我们走了两个半小时。路上,我跟同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主要还是聊工作。聊到后来,天黑了,她也睡着了。驾驶室突然静了下来,我想起工作,突然感到莫名的委屈,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止都止不住。

这样的场景,离职前还有两回。某天下大雨,我下班路上忍不住给闺蜜发了一连串带着哭腔的语音。一开始只是倾诉,后来是真哭。我把车停在路边,看着雨刮奋力地刮着玻璃,满心悲凉。我跟闺蜜说:“老娘不干了!”闺蜜发过来两个字:“我懂。”现在想来,多多少少觉得自己矫情,但当时当下,我就是觉得很委屈,很,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