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屋子和学历“做嫁妆” 高知女性为何还落单?

婚姻 时间:2021-02-24 浏览:
我们发明,学历条件不错、外在形象比力好的高知女性,往往会选择乐成男士做朋友。在一线都市,本科及以上适婚年龄人口性别比只有92.99,高知女性在婚姻匹配中处于“供应过剩”的状态。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李宇嘉

  屋子和学历“做嫁妆”,高知女性为何还落单?

  拥有高学历、拥有房产的同质匹配,正在主导着高知人群现实的婚恋观,成为追求幸福的东西,值得反思。

  今年当场过年,春节去同学家贺年。还没怎么交际,他爱人就急切地问我,有没有知根知底的优秀男孩子,他们的女儿24岁了,仍没有男友,怙恃着急得很。女孩儿很优秀,硕士结业、高校老师,长得也大度,妥妥的高知女性。更要害的是,同学和她爱人打算好了,今年就帮她买套屋子,还带优质学位。这样,女儿未来的婚房、外孙念书一步到位了。

  贺年返来后,我和爱人讲了这件事,居然她身边也有这样“找工具困难”的高知只身女性,学历高(一般都是本科及以上)、形象好,怙恃家庭条件不错,屋子做嫁妆不在话下。但偏偏,就是很难找到优质的“只身男”,这可能是多半会的普遍现象了。据悉,俊男才女密集的深圳,知名的莲花山相亲角,着急上火为后世相亲择偶的多是高知女性的爸爸妈妈。

  今年春晚的小品《催婚》,讲的就是高知女性的婚姻问题。小品的情节是,张凯丽扮演的母亲和张国强扮演的父亲,着急独生女(万茜扮演)的婚姻大事,别离找了一个“毛脚女婿”,想趁春节返乡时,解决女儿的人生大事。没成想,女儿带着美貌与聪明并重的男友任嘉伦回家见怙恃。可见,当下的高知女性对真命皇帝的要求很高,出格是形象、职业和教育水平。

  自然,随便拉来的难入高眼。所以,时下怙恃口中的“找不到符合的男孩儿”,其实是婚姻市场中,高知女性“匹配困境”的反应。中国传统的家庭看法中,“男高女低”的思想明显存在。折射到婚恋文化中,为了维护家庭中的职位和话语权,男性往往会“向下匹配”,即或许率会寻找经济职位、外在形象(出格是身高)、学历条件比本身低或同等的配偶。

  女性则差异了。立室以后,不管来自丈夫、家庭的压力,,照旧世俗的看法,抑或母性的天然释放,女性往往会将维持家庭、照顾孩子作为婚后的重要责任,或伉俪分工的自然选择。同时,高知女性对付婚后舒适安宁的糊口质量,自然也有很高的追求。由此,女性往往会“向上匹配”,即选择经济职位、外在形象(出格是身高)、学历条件比本身要高的配偶。

  所以,我们发明,学历条件不错、外在形象比力好的高知女性,往往会选择乐成男士做朋友。出格是,影视明星、体育明星、主持人等高知女性的配偶,许多都是乐成的企业家。因为,这些高知女性深知本身的职业生涯比力短,甚至吃的是芳华饭,但对付糊口质量的要求却高于普通人,在急流勇退之前,必然要布置好本身的未来生涯,乐成的企业家无疑是最佳配偶。

  企业家根基都是男性,这是个小众群体。对大大都高知女性来说,只能在高学历人群中挑选配偶。高学历一般对应着高收入、高素质,也对应着婚后的高质量糊口。但是,学历越往上走,男性就越少。按照《2015年全国1%人口抽样观测数据》,全国本科及以上学历适婚人群性别比(男性:女性)为95.42,呈现明显的“女多男少”的环境,与出生人口性别比完全差异。

  在一线都市,本科及以上适婚年龄人口性别比只有92.99,高知女性在婚姻匹配中处于“供应过剩”的状态。这就不奇怪,为啥高知女性择偶范畴很窄,很难找到工具,甚至到婚恋平台征婚,被迫选择“只身”的也许多。越是高知的女性,选择范畴越窄。拿屋子做嫁妆,本质上是提高自身在婚姻匹配中的竞争力。近年来,只身女性买房增加,有这方面的身分。

  近期,业内在热议如何拯救“生育率”,而高知女性择偶难,无疑在拉低生育率。同时,只身人口增长被认为是房地产的利好。笔者熟知的同学伴侣,许多在给本身未立室或未成年的女儿、儿子买房,以求在未来婚姻匹配以及随后的社会竞争中占得先机。拥有高学历、拥有房产的同质匹配,正在主导着高知人群现实的婚恋观,成为追求幸福的东西,值得反思。

  (作者系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