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B站“破发”谜题 长期主义与亏损待解

婚姻 时间:2021-04-07 浏览:
两次上市两次破发,哔哩哔哩(纳斯达克:BILI,9626.HK)又一次开启资本市场奇幻之旅。关于上市破发,发行价是否太过进取,B站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睿接受《中国经营报》等媒体采访时回应,“公司顺利上市就是成功”。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李立 马秀岚

  两次上市两次破发,哔哩哔哩(纳斯达克:BILI,9626.HK)又一次开启资本市场奇幻之旅。

  3月29日,B站登陆港股,开盘即遇破发,一度跌5.2%,随后逐渐收窄,收盘前微跌0.99%,报收于800港元/股,市值3045亿港元。2018年3月28日,B站在纳斯达克登陆,发行价11.50美元/股,当日收盘B站股价下跌2.26%,报11.24美元/股。

  关于上市破发,发行价是否太过进取,B站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睿接受《中国经营报》等媒体采访时回应,“公司顺利上市就是成功”。陈睿还回忆称,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也遭遇了破发,有一种“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现)”的感觉。但10年后,没有人会记得哔哩哔哩在上市第一天是涨还是跌,但大家会记得哔哩哔哩是一个发展得很好的公司。

  长期主义

  与狂欢现场、满屏弹幕不同,陈睿在上海中华艺术宫的敲锣现场接受采访,表现出沉稳与慢条斯理。

  陈睿解释了B站估值,按照香港规则,在IPO之前提前好几天就把价格定下来。但是定价完之后,中概股遇到了过去五年来最大跌幅。“这应该算是一个‘黑天鹅’事件。”陈睿称,对公司有充分信心,长期的股价应该会证明一切。

  陈睿长期主义的底气,或许来自三年来B站美股的表现。Wind数据显示,B站2018年3月28日上市以来,2020年进入上行通道。今年2月16日创下上市以来新高,累计涨幅达1224.2%。近一个月B站与其他中概股都遭遇大幅回调,但截至最新交易日,B站上市三年涨幅依然有763%。

  活跃用户的增长与商业化提速也从侧面印证B站的长期主义。B站2020年财报显示,2020财年总营收达12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7%。其中第四季度营收同比增长91%,达38.4亿元人民币;其中第四季度,B站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55%,达2.02亿。

  “视频化是一个巨大的浪潮和必然的趋势。整个视频领域在未来几年都会是增量市场,增加一倍不止。”陈睿更在现场表示,“我制定了一个用户量翻一倍的目标,在这个市场增量下面是合理的。”在他看来,“在PUGV(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专业个人用户视频)这个赛道上,B站现在找不到直接的竞争对手”。

  关于B站破发后是否值得长期持有,多位业内人士持肯定态度。原因有三,一是自美股上市后,B站股价一直在上升通道,证明潜力有待逐步释放;其次,数据显示2.02亿月活用户中,超过86%的月活用户都在35岁及以下,手握Z世代,B站商业化仍具想象力;此外,巨头增持给B站带来想象空间,腾讯持股12.4%,阿里巴巴通过淘宝中国持股6.7%,索尼通过4亿美元战略投资占股近5%。此前索尼中国董事长兼总裁高桥洋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也特别号召索粉上B站看《鬼灭之刃》。

  亏损待解

  不过接近资本市场的人士认为,B站的风险与高估值并存,与营收、市值高速增长相对应的是持续扩大的亏损。

  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B站营收分别为41亿元、68亿元、120亿元;净亏损分别为5.65亿元、13.04亿元、30.54亿元。其中,2020年的净亏损额度较2019年同期扩大138.46%。2020年第四季度,经调整后的净亏损为6.82亿元,同比扩大102%。

  此外B站的获客成本也正在明显上升,从2020年第一季度约144元增长至2020年第四季度约213元,增长48%。

  上述资本人士认为,抓住年轻人、加强商业化变现将是B站故事继续的关键。

  “去年7月,B站上线商业化平台‘花火’,今年的营收目标定得更高,”一位广告营销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可以看出B站商业化加速。他表示,B站在丰富up主资源、引入MCN机构、MCN生态的培养、平台广告功能的建设,以及代理商的更新迭代方面有着持续不断的动作。

  该人士提到,广告主方面也有变化,原有的存量客户,一些头部KA客户或者进场较早的客户在B站的投放逐渐增加预算。今年开始,一些新快消和国货国装,包括一些新兴的行业客群在往B站迁移一些预算,新兴品牌也将B站列为主要投放媒体。

  在该人士看来,B站之所以现在受关注,被广告主认可为一个新的流量的价值洼地,一方面因为up主创作的内容专业度更高,用户黏性高,且用户较为年轻,购买力强,客单价会更高。此外商业化比较晚,广告方面对用户的渗透率还有一些新的潜力可挖掘。

  在采访中陈睿表示,从长期看B站是多元化收入模型,通过消费带动收入,“用内容吸引用户、社区留住用户,如果用户喜欢就会去消费,是B站的商业模式”。

  收入结构方面,美股上市时B站收入8成来自游戏,现在增值服务、广告、电商等贡献营收,收入结构开始多元化。陈睿解释游戏收入递减的原因,是游戏增长进入稳定期,其他收入比如广告、直播、大会员等处于每年翻倍的快速增长期。

  不过在抓住年轻人,维持良好的社区氛围上B站仍然任重道远。一位B站早期用户告诉记者,现在他花费在B站的时间很少,相比此前的数小时减少为不到一小时。他只关注固定的几个up主内容,不看热榜、不看平台推送的视频。他表示,B站当前的新内容中有大量的无用信息却高点击量的视频,一个创意可以被几十个人用,同质化内容越来越多。

  同时,该用户认为在过去一年中B站百大up主中出现的LexBurner事件等,也体现出B站对一些头部up主的管理疏漏。此外,社区氛围的饭圈化被不仅一个用户提及,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用户涌入,一些不理智的评论在弹幕中体现出来。

  大会员张明则是B站重度用户,每天在上面待8小时。在他看来,总体内容越来越丰富了,但随着年龄更低的人进入社区,以及信息错综复杂,部分人判断力容易被算法裹挟,造成群体极化。对B站的商业化,他表示理解并支持,但底线是视频中不能插播广告,对其推送的相关主页广告中,获取个人地理位置信息感到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