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从相亲相爱到相爱相杀:长视频与短视频战事升级 影视博主向死而生

婚姻 时间:2021-04-27 浏览:
他汇报记者,每一条视频需要经过找热点、选片、看片、写文案、视频剪辑等一系列流程,仅文案创作时间就需要1至2天。而如果互联网巨头以版权名义作为竞争手段,敦促太过掩护,就属于滥用常识产权,反而有可能得罪反不合法竞争法和反垄断法。

从相亲相爱到相爱相杀:长视频与短视频战事升级 影视博主向死而生

  长视频与短视频的斗嘴加剧。此前,腾讯视频等70余家影视机构联合宣布《倡议书》,直指短视频内容侵权,4月23日,李冰冰、杨幂等500多名艺人插手声讨短视频的队列。《倡议书》分为五部门,第一条就要求短视频平台即日起清理未经授权的切条、搬运、速看和合辑等影视作品内容。

  这无疑将对短视频平台内容创作空间造成攻击,目前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存在大量的影视类短视频,主要集中在吐槽、解说等规模。“已往很长时间,长视频的内容依靠短视频导流、分享、转化,双方照旧亲密无间的相助干系,没想到转眼就翻脸了。”一位影视类短视频创作者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暗示,这原本是成本之间的较量,影视博主却成为博弈的筹码,“有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感受”。

  那么,长视频和短视频平台为何会走到此刻?

  影视博主的等候

  孙行(化名)从影视行业转行做影戏解读已经一年多了,目前他在抖音平台累计收获了500多万粉丝。已往一年中,孙行最常做的事情就是与版权片方相助,得到其授权在抖音平台制作二次创作的内容,为其引流。

  他汇报记者,每一条视频需要经过找热点、选片、看片、写文案、视频剪辑等一系列流程,仅文案创作时间就需要1至2天。

  “目前短视频平台的影视二次创作属于群雄混战的阶段,纯真的视频剪辑门槛很低,一小我私家一天可以出产十几条视频,但是高质量的作品必然是依靠团队和专业人员来完成的。”孙行暗示,纯真的剪辑号缔造的价值很低,就是把视频里的高光部门剪辑、切条,因此这类账号很难积累粉丝。

  在上述《倡议书》宣布后,许多伴侣也来与孙行探讨磋商,但他始终认为,二次创作的影视内容不会被完全禁止。“目前就是平台和版权方之间的比赛,这是一个好处从头分派的历程,,对付影视内容的二次创作来说,这部门内容是有市场需求的,那么未来必然会有一个公道存在的方法”。

  “长视频网站也曾经历过版权杂乱的时期,哪一家平台在创立之初没涉及过侵权?这需要一段时间过渡,未来短视频平台的影视创作必定会趋于正规化。”他认为,此次长视频平台等集体发声,缘于其流量正在被短视频蚕食。已往几年长视频平台一直处于吃亏状态,在吃亏的配景下抢夺流量,但此刻短视频平台的二次创作让更多的人看到了更有趣的影视内容,攻击到长视频原有的内容花样。

  是非视频干系转折

  长视频的内容制作方宣发越来越依赖短视频。“事实上,已往几年,短视频平台一度成为影视行业宣发的第一阵地。”一位业内制片人汇报《证券日报》记者,目前新剧宣发的用度中,抖音已经成为最重要的板块,每一部新剧城市有一个官方抖音号,好比最近热播的《小舍得》抖音账号有75万粉丝。

  “《你好,李焕英》和《西虹市首富》我都是先在抖音上看到片段后觉得有趣,才进一步去看完全片的。从某种水平来说,短视频的预告片、解说和出色片段的泛起,确实起到了引流感化。”中国政法大学流传法中心副主任朱巍向《证券日报》记者暗示。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已往几年,影视作品《长歌行》《巡回检查组》《鹿鼎记》《悬崖之上》《我和我的故国》《村子恋爱13》等作品都在短视频平台有过官方宣传行动。

  “长视频和短视频本是双赢花样,在内容上彼此促进、彼此引流。”朱巍暗示。

  那么,长视频等方面为何要走出“蜜月期”,挑起纷争?

  “从收入组成来看,长视频的主要收入来自会员收入和告白收入两大板块。一方面,主流长视频平台会员总数破亿后,增速明显放缓,2020年以来,爱奇艺、腾讯视频相继公布提高会员付费单价,以维持收入增长;另一方面,短视频用户时长自2019年就逾越长视频,2020年,短视频用户范围达8.18亿,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已经到达了110分钟。流量为王的当下,告白资源向短视频平台倾斜。《2020中国互联网告白数据陈诉》显示,2020年短视频告白增幅达106%,远超长视频告白25%的增幅。”一位传媒行业阐明师对《证券日报》记者暗示。

  版权之争白热化

  横在是非视频之间的争议就是版权。

  《倡议书》宣布后,知名编剧汪海林在微博果真暗示,“我的态度是,短视频网站如果尊重著作权,在平台收益中拿出相当一部门给到制片方,是可以相助的。斗争偏向是争取版权衍生作品的收益权,而不是是非之争,能好处共享,我们就相助,不共享我们就斗争,不在于你是长视频照旧短视频”。

  “我跟许多演员、制作人都相同过,各人都很喜欢短视频的方法。但二次创作也应有标准,目前仍有许多不良机构,为了小我私家好处,去做搬运、切条视频,通过简单粗暴的方法快速敛财,实际真正拥有版权的人没有享受到任何收入。这是未来应该范例的。短视频创作者是想购置版权的,但是怎么买?跟谁买?会不会是天价?这也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大问题。”孙行暗示。

  “凭据《著作权法》等相关的法令规矩,未经著作权人的同意,有搬运工的行为一般环境下视为侵权行为。但具体环境要具体阐明,目前我国新《著作权法》已经出台,即将正式实施,个中对公道使用版权也有明确的划定。”朱巍暗示,文艺批评、文艺评论时可以适度地引用他人作品,好比一部影戏120分钟,评论视频只用了3分钟,就属于公道使用的领域,可以不征求他人同意、不付酬金。要担保创作者二次创作的权利,但如果只做“搬运工”,那超出了公道使用的领域。

  “版权掩护不能绝对化,版权掩护和版权开放就像鱼和水的干系,水活,鱼才气活。而这个相对的平衡就是不能太过挤压公道使用的空间,尤其是短视频时代的到来。”浙江大学社会管理研究院首席专家方兴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暗示,应该分两个方面来看影视版权掩护,照搬、照抄长视频,并以此牟利,这毫无疑问是侵权的,但是对付UCG的内容,一般的公共用户分享、评价、研究、欣赏少量使用了影视版权,就属于公道使用领域。虽然,这里面可以通过专业的阐明和计算框架,来确定这个量的水平。既不能故障普通公共的正常分享,也不能实质性侵犯版权人的好处。因为短视频时代,作为新的主流流传模式,公道的分享,实际上反而有利于影视版权好处。总之,不该该一刀切地绝对化,太过掩护既侵害社会的公道使用权益,也倒霉于影视行业的健康成长。而如果互联网巨头以版权名义作为竞争手段,敦促太过掩护,就属于滥用常识产权,反而有可能得罪反不合法竞争法和反垄断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