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被四川信托拖累 宏达股份预亏陡增

婚姻 时间:2021-04-27 浏览:
“目前来看,对于相关风险项目,在股东无法提供支持的情况下,需要看具体项目底层资产的情况。” 宏达股份表示,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将持有的四川信托股权2020年末的账面价值减计为0元。

  来源:国际金融报

  “目前来看,对于相关风险项目,在股东无法提供支持的情况下,需要看具体项目底层资产的情况。也就是说,风险项目化解的情况完全视底层资产实际退出时间定。”

  4月22日,宏达股份股价报收于1.89元,下跌4.06%。4月23日该公司股价继续收跌,最新市值为38.2亿元。

  消息面上,4月21日晚间,宏达股份发布业绩预告更正公告,更正后预计2020年度亏损21亿元至23亿元。而在1月29日,该公告预计2020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0.6亿元至15亿元。

  3个月不到,缘何突然多亏了近10亿元?宏达股份方面表示,由于四川信托未提供2020年年度财务报表,公司将持有的四川信托股权2020年末的账面价值减计为0元。

  对此,上交所火速问询,要求公司对相关事项予以进一步说明。

  预亏陡增近10亿元

  2021年1月29日,宏达股份曾发布《2020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表示,经初步测算:预计2020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0.6亿元至15亿元。

  3个月后,宏达股份突然改口,调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21亿元至23亿元。

  宏达股份在修改公告中解释道:“在2020年度财务报告编制期间,为确定公司持有四川信托的股权价值,公司多次致函四川信托,希望获取四川信托相关财务资料,但截至目前,公司仍未获取四川信托2020年度未经审计财务报表和审计报告等财务资料;公司聘请了资产评估机构对公司持有的四川信托股权价值进行估值,因评估机构取得的评估资料不完整,无法出具评估结果。”

  宏达股份表示,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将持有的四川信托股权2020年末的账面价值减计为0元。而公司对四川信托股权投资2019年末的账面价值为21.63亿元(经审计数据)。

  这引得上交所火速发函问询。4月21日晚,上交所向宏达股份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说明在未获取四川信托2020年度财务报表和审计报告等财务资料,且资产评估机构无法对四川信托股权价值出具评估结果的情况下,对四川信托长期股权投资进行减值测算的事实依据和具体过程,并在此基础上充分论证将四川信托股权2020年末的账面价值减计为0元是否准确、恰当。

  此外,根据宏达股份更正公告,预计公司2020年期末净资产不为负值。记者注意到,宏达股份2019年末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22.96亿元,本期预计亏损21亿元至23亿元,金额较为接近。

  对此,问询函要求宏达股份核查并明确是否存在其他可能导致其2020年期末净资产值为负值的情形。同时,宏达股份应当充分披露当前经营实际情况及存在的风险因素,明确投资者预期,做好2020年年报披露和后续安排。

  被采取监管强制措施

  四川信托怎么了?

  2020年12月22日,四川银保监局官网发布公告表示,近年来由于四川信托治理失效,内控机制形同虚设,管理层漠视监管法规,以隐蔽方式大量开展违规业务,风险不断累积,经营陷入困境,严重损害信托产品投资者和公司债权人合法权益。

  目前公司已不能正常开展经营管理活动,对金融秩序和社会稳定带来较大不利影响。除对四川信托进行监管外,其股东也难逃法网。

  监管部门认为,四川信托的四大股东存在违反审慎经营规则情形,且在风险处置过程中拒不配合监管部门开展风险处置,其行为已严重危及四川信托的稳健运行,损害了信托产品投资者和公司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危害了金融秩序和社会稳定。

  根据天眼查信息,四川信托共有10名股东,分别为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32.04%);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30.25%);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22.16%);四川濠吉食品集团有限公司(5.04%);汇源集团有限公司(3.84%);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3.57%);四川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39%);四川成渝(1.17%);中铁八局集团有限公司(0.42%);中国烟草总公司四川省公司(0.11%)。

  其中有4名股东被采取强制措施,分别是四川宏达、宏达股份、濠吉食品和汇源集团。主要因其在监管部门责令整改后,相关股东拒不归还违规占用的资金,损害信托产品投资者和公司债权人合法权益而被监管部门采取监管强制措施。自2020年12月22日起,限制上述4家股东参与四川信托经营管理的相关股东权利,即不得行使包括股东(大)会召开请求权、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处分权等权利。

  据悉,2020年12月22日,四川信托已改组董事会,宏达股份在四川信托新一届董事会中未派有代表。因此,宏达股份表示,从2020年12月22日起对四川信托不再具有重大影响。

  四川信托危机待解

  四川信托相关产品的大规模逾期集中暴露于去年上半年。彼时,包括“申富12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锦江69号第一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申鑫7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多个项目在内的信托产品涉及逾期。

  四川信托相关产品的大规模逾期给行业敲响了警钟:资金池运作模式下,借新还旧的梦该醒了。底层资产不明,无疑是资金池信托最大的“坑”。

  四川信托面临的问题显然不是一两天形成的。《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在后续的维权中,曾有投资者提出诉求:要求四川信托的各位股东到场,公布所有的财务信息,并进行回填。

  有行业观察人士告诉记者,公开财务数据是合理的诉求,回填就要看股东责任的认定了,股东有责任的,就需要回填。

  而宏达股份已于去年7月底宣布放弃对四川信托的增资,并同意四川信托引入符合条件的战略投资者;宏达股份同时透露,关联方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也放弃了对四川信托进行增资。

  今年3月,四川银保监局发布的信息显示,四川信托因存在13项违法违规事实,被罚款3490万元。

  对于四川信托风险化解的后续推进,金乐函数信托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还需要看后续引入战略投资者的相关情况。目前来看,对于相关风险项目,在股东无法提供支持的情况下,需要看具体项目底层资产的情况。也就是说,风险项目化解的情况完全视底层资产实际退出时间定。

  另有不愿具名的信托从业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四川信托之前发行的资金池类产品规模较大,风险累积已经超过了承受的限度。目前来看,股东兜底的可能性或已经不大,参考之前信托公司被接管的例子,爆雷项目的清算基本都花了较长时间,信托公司能做的主要就是催收、打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