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13亿研发用度蒸发 基金经理“踩雷”康弘药业

婚姻 时间:2021-04-29 浏览:
新药研发风险极高。4月25日晚间,康弘药业(002773)披露业绩修正公告,将此前披露的2020年业绩快报中预计的归属净利润8.39亿元修正为亏损2.7亿元。公告披露,由于旗下产品康柏西普眼用注射液停止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以下简称KH916项目),因此KH916研发项目预

  来源:投资快报

  新药研发风险极高。研发周期长,动则上十亿投资,不少上市药企望而却步。像丽珠集团(000513),账面上躺着数十亿征地现金,也不敢贸贸然开发新药。

  事实上,研发能力较强的药企,成长性更高。如若成功开发新药,对公司利润有长远影响。像恒瑞医药(600276),君实生物,第一梯队的药企离不开新药研发。风险与收益成并存。

  新药研发作为高风险项目,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而且不能保证新药的研发成功。即使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药品,也会面临很大概率的研发失败风险。研发失败后,之前投入形成的技术积累若不能用于其他药品研发,那么前期投入的大量人力与物力或将全部损失,因此研发失败仍为医药研发过程中面临的最大风险。

  4月25日晚间,康弘药业(002773)披露业绩修正公告,将此前披露的2020年业绩快报中预计的归属净利润8.39亿元修正为亏损2.7亿元。公司称变动原因是旗下产品康柏西普终止全球三期临床试验以及一项专利技术转让及使用费诉讼案件。

  公告披露,由于旗下产品康柏西普眼用注射液停止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以下简称KH916项目),因此KH916研发项目预计未来已无法带来经济利益的流入。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该事项属于资产负债表日后调整事项,其截至2020年末累计资本化支出13.97亿元转入当期损益,相应减少康弘药业2020年度利润总额及营业利润13.97亿元,减少所得税费用3.82亿元,减少净利润10.15亿元。

  竹篮打水一场空,13亿研发费蒸发。不单只有公司遭受损失,就连基金公司也严重受伤。其中,冯柳旗下的“高毅邻山一号远望基金”,去年秋天,高毅大举增持康弘药业,从第九大股东上升至第四大股东,占流通股4.07%,也是持股最多的机构投资者。恰好就在个时间段,康弘药业股价大跌,如果冯柳没有减持,损失已超过7亿。但减持也股价下跌或是相互相成。此前,冯柳概念股集体下跌,坊间有传闻是高毅被巨额赎回导致暴力减仓。对此,高毅进行了辟谣。被强赎可能没有,但减仓或许是真有此事。所以康弘药业此轮下跌或与机构减持有关,有待最新股东持股数据证明。而同期名列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的,还有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混合,以及董承非管理的兴全社会责任混合、兴全新视野定开混合。

13亿研发用度蒸发 基金经理“踩雷”康弘药业

  我们可以看到康弘药业还有以下风险值得注意。

  比如,公司2020年三季报资产负债率为32.03%,并不算高。其中,有息负债率高达64.93%,16.02亿元的有息负债给公司带来颇大的利息支出压力。